也遇青白

丑且自由

《随园诗话》中说
诗三百 半是劳人思妇率真言情之事
孔子言
诗三百 一言以蔽之 思无邪

吴邪之所以为吴邪
大概是因为他
是千年来多少纯洁多少执着的化身
那些劳人之切问
那些思妇之情深
率真的情感 执着的等待 纯洁的追逐
是最动人的诗歌了

评论
热度(2)

© 也遇青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